我院第二期文化讲坛本周末开讲,旧书陈香

图片 2

当我真正藏书万册,成为一个所谓“当代藏书家”的时候,还时常想起曾经在南京中山东路新华书店踌躇窘迫的一幕。
那该是1990年的春天,我因参与南京历史上首次私人藏书比赛——“金陵个人藏书状元大赛”侥幸地获了大奖,得到了南京工人文化宫、南京市新华书店、古籍书店、白下区图书馆四个主办单位联合奖励的180元“购书代价劵”。须知,这180元正抵当时我一个半月的工薪呢。
带着按捺不住的贫儿暴富的心,在一个丽日当头、春风拂面的星期天,到了中山东路新华书店……可是楼上楼下一圈又一圈地逛下来,一本又一本,却怎么也选购不满规定的购书金额。怎么办?“书劵”截止的日期可眼看就要到啦。踌躇无策中,一个念头突然就滋生上来了,让人挥之不去——索性就买部《辞海》吧,紫红色护封的三巨册,够派头,够实用,也符合我这个“新科状元”的身份!(按:“金陵个人藏书状元大赛”组委会以“状元”代表一等奖,以“秀才”代表二等奖,共评出叶至诚、周瑞玉先生等十人为“藏书状元”,我排名第七,呵呵。)
说起《辞海》,我与它可是有着一段又一段的情分。最初的印象,来自我家乡的学兄庞建农。1979年《辞海》修订版上市后,已经在太仓供销社做采购员的他,托“关系”开了“后门”买到了一册“缩印本”,放在他老屋的床头柜上,工余就伴着收录机里的音乐声,随意翻着看。顿时,这间斑驳的平房就有了一种唯吾书香、蓬荜生辉的文化氛围。
我是1980年夏从太仓县中学考上北京大学的。当年寒假探亲回家,在天寒地冻中,他约我到老屋里去聊天喝茶。一进屋,他就满脸庆幸地指了那部淡绿色封皮的《辞海》给我看,说是这房子有一天被窃贼光顾了,但幸运的是它没有丢,“哈哈,这个小贼不懂书——我可是用半个月工资买来的!”
想不到,我学的图书馆学专业课程中,还有“中文工具书使用法”这一课,主讲老师要求我们熟悉中外主要工具书的性能和特点,以便将来作为图书馆馆员在读者有咨询时,能熟练地借助检索各种工具书,为他们答个疑,指条查资料的路。这《辞海》就是老师讲课中的四部中国重点工具书之一(依次是《说文解字》、《康熙字典》、《辞源》和《辞海》),而且讲《辞海》时,依据的就是这一部淡绿色封皮的“缩印本”。家父知道我喜欢《辞海》,后来设法也置办了一册,便于我寒、暑假在家时能够随时翻阅——那时没有电脑和网络可用,备上一册《辞海》,就像家里请来了一位无言而博学的“家教”,随时可以把读书看报遇到的疑问,向《辞海》请教查问。
也因此,当我1984年夏大学毕业到国家教育部机关报到上班时,一眼见到陌生的办公室里有排书架上摆着眼熟的《辞海》,便有了一种“他乡遇故知”的亲近。果然,在机关做小公务员的庸碌而又寂寥的生活里,它曾给予我多少求知的便利和乐趣啊。不仅仅搜肠刮肚、苦思冥想时要求助它,不仅仅是咬文嚼字、引经据典时要依靠它,就是出书时要想出个别人没有用过的书名、孩子出生前要起一个别出心裁的美名,都离不开它。手捧《辞海》开卷有益的滋味,那几年真是满尝了的。
那么,今天“书劵”在手,何不就买下这套良师益友般的《辞海》,让我位于南京大学南园的雁斋蓬荜也生辉一次?决心既下,站到柜前,请服务员搬出三大册书来,忽然一个问题却就来了,原来这套《辞海》的定价是195元。当即摸遍口袋还少了将近5元。怎么办?真是急中生智,智生福至,脑中想起刚才在楼上楼下转悠时见到过一个邻居,她要是还在店里的话,正好借得钱来,携书回家。话说天不绝人间书缘,那位姓钱的女博士慷慨地打开钱包,让我欣欣然地拥书三册回了家。
如今二十多年过去了,我早已不知道琳琅万册中,都有哪些文、史好书是从中山东路新华书店搬回家的,也不知道我先后着作出版的《秋禾书话》、《沧桑书城》、《苍茫书城》、《雁斋书灯录》、《雁斋书事录》、《书房文影》、《秋禾话书》、《旧书陈香》、《到书海看潮》、《南京的书香》、《藏书与读书》、《江淮雁斋读书志》、《中国图书文化简史》、《中国旧书业百年》等二十多种书名中都带有“书”字的书,我主编的《中国读书大辞典》、《中华读书之旅》、《全民阅读推广手册》等专科性工具书,以及“华夏书香丛书”、“读书台文丛”、“六朝松随笔文库”、“书林清话文库”、“开卷读书文丛”等丛书,这家书店曾经帮我卖出过多少,但三册本的《辞海》却像一个指路牌标,在永远提示着我,莫忘中山东路新华书店,要“常回家看看”!图片 1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本网讯)近距离接触文化名家,全身心畅享文化盛宴。在喜爱阅读的师生们的期待中,本周末,我院第二期文化讲坛将以
“花香何如书香远——经典阅读与文化传承”
为主题在第二教学楼新阶一教室设坛开讲。

读完了鲲西老先生的《三月书窗》,就找出徐雁的《旧书陈香》,放在案头,进入待读的行列。芜文《满目春》刊出后,隔日读到《文汇读书周报》悼念鲲西的文章,知道了鲲西以近百岁高龄驾鹤西去了,但文章没有说仙逝的具体日期,从语气看,应该是不久的事儿,因为在作文时曾上网查过鲲西,还没有他离世的消息。文章说:“他给家人留下的话却是:”还有许多文章要写。””悼文标题化其意而为《一百年,不够用》,读来感人,细细品味着“还有许多文章要写”这句话,更加钦敬这位文化老人,然而我很为老人抱不平的是,网上依旧是老样子,竟没有一条悼念或与其逝世相关的文章。
扯远了,还是回头说徐雁吧。《旧书陈香》从书名就不难看出书的内容,他似乎很得意这个书名,在叙言中阐释开来:“”旧书陈香”,当是一个能令吾等书痴酒徒们顿生绵长回味的书名字。在历经了时间更迭和空间位移之后,记载着旧日言行和旧事情理的故纸,依然会在无意中被有心人拣拾起来笑谈一番,犹如盛宴上忽然启封的一坛被主人遗忘已久的陈年老酒,顿时香酽满室,欢声盈座。于是,言者乐道而闻者悦纳,一种人文的精神,便在如此这般的言传中传承着……天地之中,今昔之间,这种跨时空的心灵对话,该是怎样的一种惬意呢?”是的,在阅读《旧书陈香》的确感受到了“一种惬意”,但或许是“书痴酒徒”中只居“书痴”一半之故,近半文章读得有些吃力。
徐雁笔名秋禾,书斋名雁斋,在时下读书界是个既能编又会写的重量级人物。他能编,且编得早编得好,给喜欢书话的读者编出至今为人称道的文本。据所知,“华夏书香丛书”是徐雁主编的第一套书话丛书,作者大都仍活跃在读书界,勤奋读书写作,如香港黄俊东、内地高信、王稼句、徐鲁……徐雁在《旧书陈香》曾忆及编辑黄俊东《克亮书话》之旧事,一段文坛佳话自字间逸出。在《猎书小记》的序言中,作者黄俊东说其发表过的书话尚不能全部收入,表示“如有机会,当再另编一本。”徐雁一直未见这“另一本”,在主编“华夏书香丛书”时还惦记着此事,遂“托上海文友陈子善兄联系上黄先生,选编了《克亮书话》。”此后,他一发不可收拾,多年来单独或与人又主编了“书林清话文库”、“开卷读书文丛”、“凤凰读书文丛”、“松叶文丛”、“六朝松随笔文库”、“六朝松艺文笔丛”、“读书台笔丛”,仅据个人购藏所知,恐怕难免遗漏。
我读徐雁较早,时在二十年前,前后脚买回徐雁《秋禾书话》和纽顿《聚书的乐趣》,交叉读罢两书,深感读书之美好,聚书之乐趣,也更深地走入了“歧途”。《秋禾书话》是读的以“书话”入书名的书籍之一,第一本是唐弢《晦庵书话》,其余是郑振铎《西谛书话》、周作人《知堂书话》、姜德明《余时书话》,目前都已是书话名着了,至于在《秋禾书话》附录所列的十四本“中国书话珍藏本”,搜求至今未及过半,尤其是梁永《雍庐书话》,仅印1500册,一直只闻其名,未见其书,怅然有年。那时对“书话”的概念很是模糊,也没吃透唐弢书话之“四点要素”,就只当有趣的文章来读,想一窥书籍的历史与现状,利于日后的阅读与购藏。
读徐雁从《秋禾书话》起步,读到《秋禾话书》、《秋禾行旅记》;从《沧桑书城》读到《苍茫书城》;从《雁斋书灯录》读到《雁斋书事录》、《江淮雁斋读书志》;从《书房文影》读到《故纸犹香》再读到《纸老,书未黄》……他读书谈书的着作能买到的都买了,几乎都翻读过,虽然有的翻得不够认真,读得不够细致,但在书页间实在感受到他爱书的心跳,共鸣之处不在少数。
《旧书陈香》尾末的两篇长文,非书话,似叙论,一说毕沅,一述南社,虽然史料充分,叙述有致,但毕竟离读书的口味远些,缺乏阅读的激情。前半部分感兴趣的文章多些,尤其是谈黄俊东买书的往事,真是有趣,观别人书,照自己影,快事丑行从中而出,读书话的乐趣或许就在此。
徐雁的书话量多质高,文情并茂,不乏感人有趣的细节,不知是否与曾受唐弢先生指点有关。他早期书话轻灵醇厚,后来书卷气渐浓,染上沧桑之色。他不多谈及对书话的看法,唐弢“四点要素”的定位许是赞同。书中引录了黄俊东对“书话”的评说,我以为当作徐雁的观点理解亦可:“书话所谈及的无非是书的知识、消息和作者的点滴资料,目的在提供读者知道有这么一本书——可能因疏漏而未晤目的书而已,并不在为读者选择书籍,因此所提及的书,不一定是最新出版的书,可能是久已未见的旧书,或者冷僻的绝版书……”图片 2=800)
window.open(”);”
onload=”if(this.offsetWidth>’800′)this.width=’800′;if(this.offsetHeight>’700′)this.height=’700′;”
>

此次讲座由院党委宣传统战部、院团委联合承办,主讲嘉宾是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教授、中国阅读研究会会长徐雁。徐雁是江苏太仓人,笔名“秋禾”。长期从事中国图书文化史研究,将专业学识服务于社会大众需求,积极宣传“书香理念”,广播“读书种子”,推动“全民阅读”进程。2006年,徐雁被中国图书评论学会首度组织《光明日报》等27家海内媒体,联合评选为全国“四位优秀书评人”之一。2007年,在中共南京市委宣传部所办“南京市民学堂”讲演《当今我们如何“阅读”?》,被听众票选为“2006年度十大优秀讲座”。2009年,被《中国新闻出版报》推介为当年度全国四位“国民阅读积极推动者”之一。其学术著作《秋禾书话》与《秋禾话书》、《沧桑书城》与《苍茫书城》、《中国旧书业百年》、《藏书与读书》等十余种。多年来,徐雁创意策划并主编“华夏书香丛书”、“读书台文丛”、“六朝松随笔文库”等,先后在北京、上海、深圳等地作“名著导读与学生素质教育”、“终身学习与国民阅读危机问题”、“文化创意和知识创新”、“汲取经典名著智慧,创意建设‘学习型团队’”等专题报告,受到听众热烈欢迎。

目前,第二期文化讲坛正在精心筹备当中。届时,一场携带浓浓书香的讲座将真情奉献给全院师生。承办方也通过媒体向广大师生发出邀请,希望有兴趣品味这场讲座的师生一起来感受文化的魅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