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互相相掐架,独出心裁

图片 1

导读:按照以往的惯例,唐玄宗通常只设置两个宰相,一主一辅,相互配合。可是当张说进入宰相班子的时候,他的前面已经有了张嘉贞和源乾曜两位宰相。那么,唐玄宗为什么要打破惯例,设立三位宰相呢?“三驾马车”能否同舟共济,各尽其能,辅佐唐玄宗呢?

按照以往的惯例,唐玄宗通常只设置两个宰相,一主一辅,相互配合。可是当张说进入宰相班子的时候,他的前面已经有了张嘉贞和源乾曜两位宰相。那么,唐玄宗为什么要打破惯例,设立三位宰相呢?“三驾马车”能否同舟共济,各尽其能,辅佐唐玄宗呢?

原文标题:宰相掐架:唐玄宗为何破例设三位宰相
集文治武功于一身的政坛明星张说,得到唐玄宗李隆基的赏识,迅速东山再起,成为李唐王朝的新任宰相。按照以往的惯例,唐玄宗通常只设置两个宰相,一主一辅,相互配合。可是当张说进入宰相班子的时候,他的前面已经有了张嘉贞和源乾曜两位宰相。那么,唐玄宗为什么要打破惯例,设立三位宰相呢?“三驾马车”能否同舟共济,各尽其能,辅佐唐玄宗呢?
唐玄宗开元十二年,宰相们奉命在中书省宴请前任宰相张嘉贞。几番推杯换盏之后,大家都有点醉意了,这时候,张嘉贞指着当朝宰相张说的鼻子破口大骂,说:张说,你这个小人!要不是你陷害,我才是这里的主人!你还有脸在这儿请我吃饭!张嘉贞越骂越激动,捋胳膊挽袖子就要打张说。宰相打架,成何体统,旁边人赶紧把他们俩拉开了。我们讲玄宗一朝的宰相更迭可不是一次两次了,每次都是平稳过渡。宋璟当宰相,还是姚崇推荐的,这才是英雄惜英雄,好汉怜好汉。怎么到他们俩这儿,会出现这种尴尬局面呢?
一、三驾马车
开元九年,张说通过艰苦的努力,当了宰相。按照以前惯例,新一任宰相上台,上一任的宰相班子,也就是张嘉贞和源乾曜,肯定要让位。是不是这样呢?不是。张嘉贞继续当中书令,源乾曜继续当门下侍中,而张说则被任命为兵部尚书同中书门下平章事。这就不是换宰相了,而是又增加了一位宰相。本来唐玄宗上台之后,一改以前多相制的做法,只设一主一辅两个宰相。为什么到张说这里就变成了三驾马车了呢?恐怕有三个原因不容忽视。
第一,张嘉贞和源乾曜当宰相刚刚一年多,而且没有明显失误。此时卸任,不符合玄宗设定的任相周期。姚崇、宋璟都是当了三年多宰相才下去的,三年多也算是一个差不多合理的行政周期,足够让人有所成就。可是一年多的时间太短了,人家还没来得及把头三脚踢开呢,就被罢免,这不太合适。另外,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张嘉贞和源乾曜表现也还不错。张嘉贞是唐玄宗半夜睡不着觉钦点的宰相。之所以钦点他,是因为有一件事给唐玄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是开元六年的时候,有人报告说张嘉贞在地方骄奢淫逸,贪污受贿。唐玄宗马上组织人调查。结果一查,根本没有这回事,纯粹是诬告。玄宗很生气,要治诬告者的罪。没想到,张嘉贞出面劝阻了。他说:陛下要知道,“兼听则明,偏听则暗”,广开言路,这才是国家兴旺的根本。现在陛下如果治这个人的罪,以后大家都觉得大臣惹不得,谁还敢说话啊!万马齐喑,这不是比告状不实更可怕吗?玄宗一听大为感慨,觉得张嘉贞很有全局观念,而且有度量,是个当宰相的料!当即就跟张嘉贞说:你好好干,我以后会重用你的!一般人听到皇帝这么说肯定会唯唯诺诺,表示会努力工作,争取再立新功。而张嘉贞的回答却与众不同。他说:“今志力方壮,是效命之秋,更三数年,即衰老无能为也。惟陛下早垂任使,死且不惮。”也就是说,我现在年富力强,正是干工作的好时候,再过几年,我可就老了,想干也干不动了。所以,您要是想重用我,麻烦您赶快重用,否则就来不及了!这一席话说得怎么样?有人可能觉得:太性急了吧,没见过这么要官的。
可是唐玄宗不这么想。他从这番话里听出了张嘉贞卓越的口才、清楚的思路和建功立业的热情了。难得一个人要官要得这么清楚明白,更难得一个人有这样的热情!有热情,工作起来才会有闯劲儿,这是好事!所以对张嘉贞的印象超好,这才提拔张嘉贞当宰相。
提拔一年多以来,张嘉贞虽然没什么特别的建树,但也还称得上是精明强干。更难得的是他比较清廉。他虽然贵为宰相,但是没买过地。中国古代是农业社会,谁有钱都投资土地,当大地主,这和今天投资房地产是一个道理。可是张嘉贞坚持不买地,就靠工资吃饭。有人劝他别太傻,要为自己的将来打算。张嘉贞说了:我是宰相,只要不犯罪,再怎么也不会饿死。你们劝我买地,无非是说替儿孙打算。可是儿孙如果有本事,就不用靠我留下的财产生活;儿孙要是不学好,我留下的财产越多就越是害了他们,所以还不如不留。这话说起来大家肯定都认可,可是即便到今天,有几个人能做到?张嘉贞就做到了。既精明又廉洁,这也算是不错的宰相了。
张嘉贞不错,源乾曜也不错。源乾曜为人谨慎,最大的优点是以身作则。当时不是为了提高地方官员的素质,号召京官和外官互相调动吗?但是,一般京官还是不愿意到地方,阻力很大。在这种情况下,源乾曜主动提出来,我的儿子都在中央任职,现在既然国家号召京官下放锻炼,那就从我这个宰相做起。我有三个儿子,就让两个到外地好了。一看宰相的儿子都到外地了,那其他官僚也没什么好说的,一下子,公卿子弟到外地当官的就有100多个。宰相能这么率先垂范,唐玄宗也觉得非常满意。也就是在张嘉贞和源乾曜这一任上,玄宗开始推行宰相食实封的制度。就是在宰相的工资之外,另外给他们300户的封户,这也表明了玄宗对他们工作的肯定。这两个宰相既然干得不错,怎么能说罢免就罢免呢?
第二,张说和张嘉贞有很多共同之处,所以,不存在互相替代的问题。拿姚崇和宋璟来说,姚崇善变,宋璟守正,所以,让宋璟代替姚崇,其实是根据时局发展的需要,以一种工作方法代替另外一种工作方法。但是张说和张嘉贞就不是这样了。他们俩不存在这样的替代关系,相反,倒是有很多共性。首先,从个性上讲,两个人都属于积极进取型人格。张说为了当宰相不断营求,张嘉贞听说皇帝要重用他不也急不可耐吗?这是个性相似。另外,两个人的个人素质也很相似。玄宗看中张说的是他的文治与武功,其实,在这两方面张嘉贞也不差。先说文治。
张说是制举出身,得过第一名,张嘉贞虽然成绩没那么好,但也是制举出身。另外,张说以文采著称,号称一代文宗,燕许大手笔;张嘉贞名头没这么大,但是,他擅长写碑文。他曾经写过一篇定州恒岳庙的碑文,也是传诵一时。光是润笔费,张嘉贞就拿了几万钱。为什么张嘉贞这么不客气呢?因为他觉得自己的文章值这个价!更有趣的是,两个人欣赏的文人都一样。唐朝有一个大诗人叫王翰,写过著名的《凉州词》:“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这个王翰诗写得好,但是为人太傲慢了,整天以为老子天下第一,一生经常遭别人忌恨。但是,有两个人不忌恨他,反倒赏识他、提拔他,谁呢?一个是张嘉贞,另一个就是张说!这件事在《旧唐书·王翰传》中记载得清清楚楚:“并州长史张嘉贞奇其才,礼接甚厚,翰感之,撰乐词以叙情,于席上自唱自舞,神气豪迈。张说镇并州,礼翰益至。”先后帮助同一个诗人,可以看出来,在文学方面,张嘉贞和张说品味是何等相似!再看武功。张说是从天兵军节度大使的身份上被提拔为宰相的,那天兵军是谁提议创立的呢?就是张嘉贞。张嘉贞也是第一任天兵军节度大使。换言之,张说之所以能担任天兵军节度大使,是因为前任大使张嘉贞当了宰相,这才腾出的岗位。这样看来,武功方面,两个人也是同道中人。因为二人有这么多的共性,所以玄宗觉得,即便任命张说,也不必罢免张嘉贞,两个人性情相仿,正好相互促进。换句话说,在玄宗的心目中,引进张说只是为了加强工作,而不是要改变什么工作作风,当然也就不必换宰相班子。
第三,张说当上宰相不久,就被派到北方去兼任朔方军节度大使去了。所谓节度使,就是边疆地方的军区长官。朔方节度使的驻地在今天宁夏的灵武。怎么宰相还要兼任节度使呢?因为朔方又出事了。
上一章讲过,张说之所以拜相,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他协助朔方节度使平定了河曲地区胡人的叛乱。可是,叛乱平定没多久,这个地方又乱起来了。怎么回事呢?当时的朔方节度使叫王晙,胡人叛乱,包括张说在内,好几个节度使都奉命协助他讨伐,王晙也都接受了。可是有一个节度使叫郭知运,平时跟他关系不好,这时候也接到了协助讨伐的命令。王晙不喜欢他,就给中央打报告说,别让他来了。古代信息传递慢,朝廷的批复还没下来,郭知运已经带着兵来了。来了之后听说王晙居然打这样的报告,心里当然生气,他想:我都不计前嫌来帮你,你倒不领情!你不是不用我帮忙吗?我偏帮,我帮倒忙。怎么帮倒忙呢?本来胡人都已经向王晙投降了,他又带兵去打。胡人不明就里,还以为王晙言而无信,故意出卖他们呢,就又骚动起来了。两个将军因为私人恩怨惹出这么大的麻烦,唐玄宗当然很生气,就罢免了王晙的职务。那谁去接替他呢?张说参与过平叛工作,了解当地情况,就让他去接手这个烂摊子了。开元十年四月,张说离开长安,来到朔方。此时,胡人的骚动已经演变成一场规模不小的叛乱,直到这一年的十月份彻底平定,张说才得以返回长安。他离开这半年的时间,中央总得有人主持工作,所以,客观上也需要张嘉贞继续留任。
class=’page’>上一页1

本文摘自:《蒙曼说唐:长恨歌》,作者:蒙曼,出版社: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集文治武功于一身的政坛明星张说,得到唐玄宗李隆基的赏识,迅速东山再起,成为李唐王朝的新任宰相。按照以往的惯例,唐玄宗通常只设置两个宰相,一主一辅,相互配合。可是当张说进入宰相班子的时候,他的前面已经有了张嘉贞和源乾曜两位宰相。那么,唐玄宗为什么要打破惯例,设立三位宰相呢?“三驾马车”能否同舟共济,各尽其能,辅佐唐玄宗呢?

集文治武功于一身的政坛明星张说,得到唐玄宗李隆基的赏识,迅速东山再起,成为李唐王朝的新任宰相。按照以往的惯例,唐玄宗通常只设置两个宰相,一主一辅,相互配合。可是当张说进入宰相班子的时候,他的前面已经有了张嘉贞和源乾曜两位宰相。那么,唐玄宗为什么要打破惯例,设立三位宰相呢?“三驾马车”能否同舟共济,各尽其能,辅佐唐玄宗呢?

唐玄宗开元十二年,宰相们奉命在中书省宴请前任宰相张嘉贞。几番推杯换盏之后,大家都有点醉意了,这时候,张嘉贞指着当朝宰相张说的鼻子破口大骂,说:张说,你这个小人!要不是你陷害,我才是这里的主人!你还有脸在这儿请我吃饭!张嘉贞越骂越激动,捋胳膊挽袖子就要打张说。宰相打架,成何体统,旁边人赶紧把他们俩拉开了。我们讲玄宗一朝的宰相更迭可不是一次两次了,每次都是平稳过渡。宋璟当宰相,还是姚崇推荐的,这才是英雄惜英雄,好汉怜好汉。怎么到他们俩这儿,会出现这种尴尬局面呢?

唐玄宗开元十二年,宰相们奉命在中书省宴请前任宰相张嘉贞。几番推杯换盏之后,大家都有点醉意了,这时候,张嘉贞指着当朝宰相张说的鼻子破口大骂,说:张说,你这个小人!要不是你陷害,我才是这里的主人!你还有脸在这儿请我吃饭!张嘉贞越骂越激动,捋胳膊挽袖子就要打张说。宰相打架,成何体统,旁边人赶紧把他们俩拉开了。我们讲玄宗一朝的宰相更迭可不是一次两次了,每次都是平稳过渡。宋璟当宰相,还是姚崇推荐的,这才是英雄惜英雄,好汉怜好汉。怎么到他们俩这儿,会出现这种尴尬局面呢?

开元九年,张说通过艰苦的努力,当了宰相。按照以前惯例,新一任宰相上台,上一任的宰相班子,也就是张嘉贞和源乾曜,肯定要让位。是不是这样呢?不是。张嘉贞继续当中书令,源乾曜继续当门下侍中,而张说则被任命为兵部尚书同中书门下平章事。这就不是换宰相了,而是又增加了一位宰相。本来唐玄宗上台之后,一改以前多相制的做法,只设一主一辅两个宰相。为什么到张说这里就变成了三驾马车了呢?恐怕有三个原因不容忽视。

一、三驾马车

第一,张嘉贞和源乾曜当宰相刚刚一年多,而且没有明显失误。此时卸任,不符合玄宗设定的任相周期。姚崇、宋璟都是当了三年多宰相才下去的,三年多也算是一个差不多合理的行政周期,足够让人有所成就。可是一年多的时间太短了,人家还没来得及把头三脚踢开呢,就被罢免,这不太合适。另外,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张嘉贞和源乾曜表现也还不错。张嘉贞是唐玄宗半夜睡不着觉钦点的宰相。之所以钦点他,是因为有一件事给唐玄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是开元六年的时候,有人报告说张嘉贞在地方骄奢淫逸,贪污受贿。唐玄宗马上组织人调查。结果一查,根本没有这回事,纯粹是诬告。玄宗很生气,要治诬告者的罪。没想到,张嘉贞出面劝阻了。他说:陛下要知道,“兼听则明,偏听则暗”,广开言路,这才是国家兴旺的根本。

开元九年,张说通过艰苦的努力,当了宰相。按照以前惯例,新一任宰相上台,上一任的宰相班子,也就是张嘉贞和源乾曜,肯定要让位。是不是这样呢?不是。张嘉贞继续当中书令,源乾曜继续当门下侍中,而张说则被任命为兵部尚书同中书门下平章事。这就不是换宰相了,而是又增加了一位宰相。本来唐玄宗上台之后,一改以前多相制的做法,只设一主一辅两个宰相。为什么到张说这里就变成了三驾马车了呢?恐怕有三个原因不容忽视。

现在陛下如果治这个人的罪,以后大家都觉得大臣惹不得,谁还敢说话啊!万马齐喑,这不是比告状不实更可怕吗?玄宗一听大为感慨,觉得张嘉贞很有全局观念,而且有度量,是个当宰相的料!当即就跟张嘉贞说:你好好干,我以后会重用你的!一般人听到皇帝这么说肯定会唯唯诺诺,表示会努力工作,争取再立新功。而张嘉贞的回答却与众不同。他说:“今志力方壮,是效命之秋,更三数年,即衰老无能为也。惟陛下早垂任使,死且不惮。”也就是说,我现在年富力强,正是干工作的好时候,再过几年,我可就老了,想干也干不动了。所以,您要是想重用我,麻烦您赶快重用,否则就来不及了!这一席话说得怎么样?有人可能觉得:太性急了吧,没见过这么要官的。

第一,张嘉贞和源乾曜当宰相刚刚一年多,而且没有明显失误。此时卸任,不符合玄宗设定的任相周期。姚崇、宋璟都是当了三年多宰相才下去的,三年多也算是一个差不多合理的行政周期,足够让人有所成就。可是一年多的时间太短了,人家还没来得及把头三脚踢开呢,就被罢免,这不太合适。另外,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张嘉贞和源乾曜表现也还不错。张嘉贞是唐玄宗半夜睡不着觉钦点的宰相。之所以钦点他,是因为有一件事给唐玄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是开元六年的时候,有人报告说张嘉贞在地方骄奢淫逸,贪污受贿。唐玄宗马上组织人调查。

可是唐玄宗不这么想。他从这番话里听出了张嘉贞卓越的口才、清楚的思路和建功立业的热情了。难得一个人要官要得这么清楚明白,更难得一个人有这样的热情!有热情,工作起来才会有闯劲儿,这是好事!所以对张嘉贞的印象超好,这才提拔张嘉贞当宰相。

图片 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