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发88手机版】汉武帝为什么非常器重匈奴人金日磾,养马专家金日磾为何被汉昭帝赐葬茂陵旁

导读:始元元年,金日磾病重,卧床不起。因两年前金日磾殿前擒拿莽何罗有功,汉武帝赐他“秺侯”,金日磾谦恭不受。如今他人之将死,贵为辅佐大臣,却无侯爵,霍光心中难受,遂上奏汉昭帝,请求册封他为“秺侯”。朝廷的封侯印绶送到金府,金日磾已病入膏肓,无力起身跪接“秺侯”印绶,只好躺在床上接过了印授。未过几日,金日磾就在长安府邸里逝世了。

说到汉武帝很多网友都知道这是汉朝的皇帝,是汉朝的真命天子,如果对汉武帝这个历史不是非常了解的人话你会发现汉武帝有一个非常奇怪的行为,那就是他非常的器重一个人而且这个人还是一位匈奴人,他就是金日磾了,有的人就要问了为什么汉武帝会这么器重一位匈奴人呢?下面就着这个问题一起来揭秘分析看看!

金日磾,字翁叔。是驻牧武威的匈奴休屠王太子,汉武帝因获休屠王祭天金人故赐其姓为金。从汉武帝元狩二年开始,骠骑将军霍去病两次出兵攻击匈奴,大获全胜。在河西的匈奴休屠、昆邪二王及部属4万余人降汉,休屠王被杀,年仅14岁的金日磾及其家人沦为官奴,被送到黄门署养马。在这里,他审时度势,观察时变,开始了他的政治生涯。
汉武帝元狩二年春,朝廷派遣骠骑将军霍去病,将万骑,出陇西,过焉支山千余里,切断匈奴右臂,执浑邪王子,缴获了休屠王的祭天金人。夏天,经居延及小月氏攻祁连山浑邪、休屠二王,使他们遭到惨重打击。同年秋,匈奴单于因浑邪王屡为汉军所破,伤亡数万,怒不可遏,欲召诛浑邪王。浑邪王便说服休屠王共同降汉。而休屠王因其部损失不大,估计单于不会杀他,后又中途反悔,浑邪王便杀了休屠王,其众四万余人降汉。汉武帝封浑邪王为列侯。日磾因父亲被杀,无所依归,便和母亲阏氏、弟弟伦随浑邪王降汉,被安置在黄门署养的马,时年仅十四岁。
汉武帝一次在宫中宴游欢乐之极,诏令阅马助兴。当他看到一个体形魁伟、容貌威严、目不斜视的青年牵着膘肥体壮的骏马从殿上走过时,感到很惊讶,就问起这个牵马人的情况。当他得知金日为休屠王之子后,就拜他为马监。之后升迁为侍中、驸马都尉、光禄大夫。由于他孝敬母亲,做事小心谨慎,从不越轨行事,深受武帝信任,成为亲近侍臣。
金日磾有两子,武帝很喜爱,时常留在身边嬉戏,由于长子放荡不羁,和宫女嬉戏,被日磾亲手所杀,武帝对日磾敬重有加。武帝征和二年,由于江充诬陷太子事件败露,武帝诛灭了江充
。江充好友马何罗阴谋反叛,被日磾察觉,并暗中监视他。一天,武帝出行到林光宫,日磾因小病卧床休息,马何罗窜入宫中向武帝行刺,早有警惕的日磾迅速上前
抱住马何罗,大喊“马何罗反了!”侍卫们一拥而上,马何罗被擒,后治罪。从此,日磾的忠诚笃敬和聪明才智闻名于朝野。后元二年,武帝病重,托霍光与金日磾辅佐太子刘弗陵,并遗诏封秺侯。当昭帝宣布这个封号时,日磾坚辞不受。一年后,日磾卧病不起,在病床上接受了侯封号及印绶,次日逝世。汉昭帝为他举行了隆重的葬礼,将其陪葬茂陵,谥号敬侯。
金日磾在维护国家统一和社会安定方面建立了不朽的功绩,不愧为我国历史上一位有远见卓识的少数民族政治家。他的子孙后代因忠孝显名,七世不衰,历130多年,为巩固西汉政权,维护民族团结,做出了重要贡献。
金日磾后代在西汉末年王莽篡权的时候受到迫害,部分逃至山东文登丛家砚,改金姓为丛,是为丛姓的起源之一。

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死后享“军葬”待遇,引起社会各界关注,“军葬”一词也成了网民议论的热点。其实,中国汉代也有“军葬”,取名为“轻车介士”,汉武帝时期约有十多位功绩着的历史名人死后享“轻车介士”待遇,武威历史名人金日磾就是其中之一。《汉书》载,金日磾死后,朝廷举行了隆重的丧礼。汉昭帝在茂陵旁赐冢地,允许以“轻车介士”的待遇出殡。武威市文史界对此进行了多方面考证——

对汉武帝来说,匈奴人金日磾可亲可信可敬,是汉朝雪耻的胜利品,更是汉武帝丰功伟绩的证明人。前129年,汉武帝组织四路大军对北方大敌匈奴进行反击,大军在不世出奇才卫青的带领下,小有斩获首战告捷,此举振奋军心民心,坚定了汉武的反击决心。前121年,霍去病率上万骑兵出陇西,过焉支山一千余里,击破匈奴休屠王城,斩杀八千多人,夺走了匈奴人的祭祀宝物祭天金人。

休屠王被杀其子沦为养马奴

夏天再次出兵攻击浑邪王、休屠王部,歼敌四万余人,完全控制河西地区,匈奴人悲歌:“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嫁妇无颜色”。匈奴单于得知浑邪王多次被霍去病击败,几万骑兵为汉军所破,怒不可遏,打算召见浑邪王并把他诛杀,浑邪王先收到消息,便欺骗休屠王说单于要杀他们两人,鼓动一同投降汉朝,当年秋天,二王来降,守将接报后马上上报朝廷,为怕有变,武帝命令霍去病率军前去迎接。

在今天的凉州区四坝乡三岔堡和民勤县蔡旗乡一带,有匈奴休屠王城遗址。汉武帝元狩年间之前的休屠王城,傍河而筑,是休屠王的官邸。阏氏生子,取名“日磾”,“日磾”系匈奴语汉译,音读“蜜滴”,意为“河边的朝阳”。

看到汉军,休屠王后悔起来,又得知单于并无杀他之意,率部要回匈奴,浑邪王见势不妙,乘其不备,在马上斩杀休屠王,霍去病远远看见心知有变,带轻骑冲入敌阵,杀死哗乱军士,稳定局势,受降顺利进行,休屠王的老婆及太子一同归顺,休屠王太子就是后来的金日磾,被安排在御马监养马。

元狩二年春,骠骑将军霍去病率兵进攻河西走廊,《汉书》卷55载:“转战六日,过焉支山千有余里,合短兵,鏖皋兰下,杀折兰王,斩卢侯王……”汉匈河西战役战况惨烈,汉军全胜,归朝时光马背上带的匈奴将士的首级就有8960颗,匈奴在河西走廊的总兵力损失70%。此役,汉军还夺取了匈奴休屠王的“祭天金人”,驰献于汉武帝,汉武帝大喜。

内政安定,外敌战栗,汉武帝年轻人心性,喜欢宴乐游玩,一次饮宴完,兴起来到御马监黄门署,叫大家把所养的马牵出来检阅,养马人雀跃不已,毕竟皇帝不是想见就能见的,边牵马边偷看武帝。只有一位身材魁梧的养马人目不斜视,像士兵般严肃的站在马匹旁边,武帝觉得奇怪“难道我长得不帅,竟然不偷看”!便询问此人来历。

“祭天金人”是什么东西?武威市文史专家李林山讲,祭天金人是匈奴族心目中“天上大单于”的金铸像,是匈奴人的精神信仰。“祭天金人”被夺走,使匈奴休屠王部族的精神支柱崩塌,从此,休屠王部族士气一蹶不振。这年夏,霍去病再伐河西匈奴,匈奴大败。匈奴大单于因河西浑邪王屡败,欲招去王庭诛杀,浑邪王惧怕,便同休屠王商定投降汉朝。于是,两王派出使者,到黄河边去向负责筑城的汉军大行官李息求降。李息急报朝廷,朝廷顾虑匈奴是诈降,便派霍去病率兵过黄河去迎接。匈奴兵看到汉军过河,稗王、将官中多数人心生悔意,包括休屠王。休屠王和多数将官、稗王都想后退逃跑,浑邪王难以制止。霍去病见状,率兵直驱军帐中,与浑邪王会合。浑邪王和霍去病堵截逃兵,休屠王在逃跑途中被杀。随军到黄河边的休屠王阏氏和太子金日磾、金日磾弟弟金伦被汉军俘虏,押往长安。后按汉军惯例,休屠王阏氏和她的两个儿子被分到黄门御马监养马,母子三人宿马厩,咽糠粮,命运须臾间就使他们从贵族沦为了奴隶。

官员如实告知是休屠王太子,武帝马上想起自己的丰功伟绩,又见王太子养的马出类拔萃,膘肥体壮牙口好,又想起霍去病缴获的祭天金人,便给匈奴休屠王太子赐姓金,名日磾,封他为马监,负责管理养马事务,后升为侍中、驸马都尉、光禄大夫,经常被武帝留在身边陪伴。

从“马监”升为“驸马都尉”

甘泉宫留存有金日磾母亲阏氏的画像,每次经过,金日磾都肃立凝视,流泪不止,金日磾大儿子受武帝宠爱,在后宫行为不检点,被金日磾当场击杀,武帝得知后,对他更为敬畏,金日磾待在汉武帝身边几十年,勤谨忠勉,从不曾直视皇帝,武帝赏赐给他宫女,他不敢亲近,皇帝要把他的女儿纳入后宫,他也不肯。又曾破获马何罗谋逆,救驾有功。

史书上载,金日磾在险境中不致沉沦,缘于他的母亲、美丽的阏氏“教诲两子,甚有法度”。参考各种金氏家谱,上面多记载说,阏氏本是汉族宫女,名叫花碑儿,陪公主和亲,嫁给休屠王。在母亲的教诲下,金日磾干事非常细心,即便是养马也很操心,他养的马匹比别人的“肥美”。终于机会来了!一日,汉武帝带着几十名后宫佳丽,到黄门御马监观赏马匹。这时,身材高大魁梧的金日磾牵着马走了过来,相比其他马奴养的马,他的马又干净又肥美。汉武帝因此对金日磾产生了好感。遂招手叫他停下答话,汉武帝问了几个养马的问题,金日磾答得都很在行。各种史书都记载,汉武帝见状,先是“异”,后“奇焉”。一核查,金日磾竟然是休屠王的太子,汉武帝非常感动,当日就下旨赐汤沐浴,更换衣冠,提拔他当了黄门御马监的总负责官“马监”。时间不久,连连升迁为“侍中、驸马都尉、光禄大夫。”

必发88手机版,武帝临终,遗命霍光金日磾等辅助昭帝刘弗陵,并封他们二人为侯,昭帝继位,朝廷要下发封侯诏书,金日磾阻止说,不能未有成绩先受封,此事便搁置,一年后金日磾病重垂危,霍光马上令人写好诏书到病床前封侯,授予他侯爵封号及印绶,金日磾流泪接受了,第二天便去世。

史学界多人认为,金日磾当马监后,即被汉武帝以宗室女相嫁,理由是金日磾有“驸马都尉”一职。其实,“驸马都尉”一职是汉武帝时才第一次出现的官职,跟三国、魏晋后“驸马都尉”专由驸马袭取不同。汉武帝有个嗜好,为了出行安逸,常常从御马监挑选上等马匹驾驭御车,马相、马行姿势都很严苛,稍不遂意,便换御马。因此,他对马官要求苛刻,专门设一职位“驸马都尉”,品秩在列侯之下、郎中之上,是个侍卫要职。“驸马都尉”负责皇帝出行的车驾安全,一般直接从马监官中挑选。金日磾从“马监”升为“驸马都尉”,具备两个条件:一是养马专业,二是忠诚。

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www.lishixinzhi.com)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托孤重臣”,临死接“秺侯”印绶

金日磾为何成为养马专家?武威市文史专家李林山解释,河西走廊休屠部族自古以来就以养马着称于世。金日磾幼年即受部族养马熏陶,对马的生活习性很熟悉。到黄门御马监,接受了汉族宫廷养马的系统训练,积累了丰富的养马知识。金日磾是历史上最早记载善于养马的人,因而中国民间也将他奉为“马王爷”。

后元元年,金日磾已46岁。从“马监”一职到“侍中、驸马都尉、光禄大夫”三职加身,金日磾足足干了30年。在这30年里,汉武帝对他“甚信爱之”,每一次出行,他都护车驾,汉武帝每逢上朝、宿夜,他都护卫在身边。汉武帝是多疑而凶残的皇帝,近侍和宠臣很难长期信任,唯独金日磾得到长期信任,竟达30年之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