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口要闻,查济古村落www.bifa7777.com

www.bifa7777.com 2

河南省新郑市龙王乡的两个村子眼看就要跨不过去这个年了。

第1天
2015-06-13

村子;综合保税区;古村落;河南省;新郑市

古村落遭山洪成孤岛 7名村民靠聊天撑过49小时

查济古村初看并不显眼,游人不多,没有拥挤的商铺,餐厅,没有游船,沿着环村的小溪旁的道路,一路闲逛,你会发现,这里的一切是那么的淳朴自然。一间间古朴的房屋,自然风化的石板路,每间屋子(包括已经辟为景点的明清民居),都有人居住,村里,炊烟袅袅,溪水里洗衣洗菜的村妇,老屋门口休息的老人,和那些把居民全部迁出的旅游古村相比,这村子里生活气息很浓。晚上,我们住宿在村里一个古民居内,据房主人介绍,这所房子建于明末清初,距今近300年了,他的祖上当时是泾县的师爷。这里的民居特点和其他徽居有所不同,一是房屋的格局比较自由,另外,屋子的下水做得都比较好,可能是气候地形的缘故吧。这是个原生态的古村落,你能找到那过去的悠悠时光….

河南省新郑市龙王乡的两个村子眼看就要跨不过去这个年了。

来源:日照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6-07-25 10:14:51 

www.bifa7777.com 1洪水退去,救援人员和志愿者为“孤岛”送来救援物资

www.bifa7777.com 2洪水淹没了村子

这里,本是一座明代古村落,村里住了7个人。

一场洪灾中,这里成了与世隔绝的“孤岛”。在49个小时里,他们经历了什么?

[讲述人]

安阳市政府办公室驻赵河村第一书记

山洪来临前

这里是美丽的古村落

龙洞村,是深山区里山腰上的一个贫困村,四面环山,和外界连接的唯一“出路”是洹河上游河道上的一座桥。

这是个“留守村”,常住人口只有7人:57岁的村支书夫妇,3名70来岁的老人、一名82岁的老人和一名67岁的老妇。其中一名70多岁的老人,还是聋哑人、五保户。

别看村小,这里却是周边小有名气的明代古村落。

明代建筑的断壁残垣间,绿树环绕,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盖的“新房”穿插其间,石头山上的石头房别有一番景致。

每逢节假日,常有山外人来自驾游、骑行,春天摘香椿,夏天采桑葚,秋天有柿子和小米,还能买点儿纯天然的笨鸡蛋带回家……

刚把她叫出来

她西屋就被泥石流掀了

我所住的赵河村新村委会,就在龙洞村。

7月19日凌晨1点开始下雨,每隔半小时,我就打着手电出去巡视河道,好在水面并无明显上涨。

可早上8点开始,形势急转直下。瓢泼大雨从天而降,村里的深沟里,从山上流下的水快速聚集,水位上涨。我和村支书加紧巡视,不到半小时,危险发生了。

村里有棵粗壮的老槐树,要俩人才能环抱。暴雨中,它旁边的石岸塌了,而67岁的李花芹家就在槐树旁。怕槐树倒下砸塌房子,我们把她叫出来。刚出来五六分钟,她西屋就被山上下来的几股泥石流掀了。

转而再看村委会,就只剩房顶了。此时,村口河面的水已经漫过了桥,村里唯一的出路断了。

手机信号断了,村里断电,从8点57分之后,我们8个人就和外面彻底失联。

村子成了“孤岛”,我们共同经历了49个小时与世隔绝的“孤岛生活”。

49小时“孤岛生活”

春节剩的红烛是唯一光源

全村,加上我,只有8个人。

有的院墙垮了,有的房子塌了,到处“危机四伏”,为“抱团取暖”,我们分成两拨。

一处“安置点”,在祁净梅和齐明顺夫妇家。他家虽说院墙被冲垮,可房子还算牢固。李花芹到他们家借宿。另一处“安置点”,是村支书齐宪法和王锁英夫妇家。71岁的聋哑人齐来生,82岁的齐小三和我,一起住在那里。

俩地方离得不远,之间隔了一段堤岸。虽说离得不远,但也不能时常走动,一旦雨水冲垮堤岸,或是山洪暴发,后果不堪设想。

两边保持沟通,雨稍小点儿或短暂停歇,就要派人交换一下消息。

一边的人跑到另外一边,在屋外喊:“在不在?”“在!”“缺水不?”“有!”之后,赶紧归位,尽量缩短在外时间。

长夜难熬。没有电,春节剩下来的红蜡烛成了唯一的光源。

不知道这样的情况要持续多久,只能省着用。看着表、掐着点儿严控使用时间,点两小时吹灭,半小时后再点。

整夜无眠,大家轮流值班。石头房子最怕长时间的雨水浸泡,容易坍塌,何况这些都是有些年头的老石头房。

手机没信号,也没法充电,我们就全体关机,保存电力。隔段时间,打开一部,看有没有信号。

好在,吃饭喝水没问题。前几天,上级刚来这里慰问过,送来了大米和油。水管没断,所以有水。白面条加盐、小米粥,炒南瓜是唯一的菜,有时间,还烙个饼。

靠聊天相互支撑

他做了“最坏的打算”

聊村里的故事,聊我的经历,聊他们所经历过的大水……白天、黑夜,我们靠聊天支撑着。

老人们说,这个村子1963年、1982年、1996年的三场大水,都没这次的凶猛。后来我才知道,据说这场暴雨下了720毫米,十分罕见。

他们说,自己年纪大了,如果就这样不在了,也不怕。但我还小,问我怕不怕?

实际,我是最怕的。我怕万一我没事,他们中哪怕一个人出了问题,都是我不可推卸的责任。在那样的情况下,我们的命运连在一起。

对于自己,我最揪心的是跟家里人联系不上,不知道他们的情况。

我甚至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准备好了农用的粗尼龙绳。如果情况恶化,这里淹了,我们就8个人用绳系在腰上,连成一串,往后山上跑。

洪灾过后满目疮痍

重建村子还是整体搬迁

7月21日上午10点,雨终于停了。原本美丽的山村,如今满目疮痍,一片狼藉。对外通信依然中断,我要去乡里汇报情况。

桥上,水已退去,横亘着几棵大树,大家用锯、镰刀,把树头锯掉,支书把我送出村。

一路步行,依山而建的山路,部分路段大面积坍塌。村后,是被山洪冲出的20多米的深沟。

从那天下午起,相继有在外打工的子女来村里接老人。

现在,龙洞村里,4个人、4头驴、几十只鸡和3条狗成了最后的“坚守者”。

每天,剩下的4个村民都在村里,用自己的力量进行着“灾后重建”,看哪里的石岸要垮了,加固一下……70岁的齐明顺过去是泥瓦匠,修复这些工作,是一把好手。

电还有待恢复,好在,物资供应充足,救援队和志愿者送来了足够的生活用品。

现在进村,自行车都进不来了,只能步行。龙洞村外面5公里多的路段,已经大面积坍塌。古村重建难,重建悬崖边的道路更难。

我们“避难”时曾聊过,是要重建村子,还是整体搬迁?大家都倾向于后者。

我在考虑向上级申请,为这个村进行异地搬迁。想守住他们祖祖辈辈生活的古村,眼下看来,太难了。

村里的老人们没什么积蓄,乡愁难舍,他们思量着,或许可以把这片古村移交给旁边的风景区,改建为景点。租金,也能给异地搬迁提供些支持。

www.bifa7777.com 3
www.bifa7777.com 4
www.bifa7777.com 5
www.bifa7777.com 6
www.bifa7777.com 7
www.bifa7777.com 8
www.bifa7777.com 9
www.bifa7777.com 10
www.bifa7777.com 11
www.bifa7777.com 12
www.bifa7777.com 13
www.bifa7777.com 14
www.bifa7777.com 15
www.bifa7777.com 16
www.bifa7777.com 17
www.bifa7777.com 18
www.bifa7777.com 19
www.bifa7777.com 20
www.bifa7777.com 21

历经战火纷飞或动荡不安的年代,人们已经很难说清楚,这两个古村携手跨过了怎样的岁月。可从2014年开始,有着两千多岁古城墙和多处明清古宅的村子,被新郑建设综合保税区的消息冲击,一片片土墙倒在了轰隆隆的推土机下。

本应站在古村落前面拦住推土机的郑州市文物局副局长说,“因为没到拆迁那一步,所以没有介入”;理当在选址前要尽可能地避开不可移动文物的郑州航空港区管委会说,“政府对我们发展要求的任务量非常重,因此在古民居保护方面还没有投入足够的精力。”

高歌猛进的建设年代成了老村庄的最后时光。2014年初《焦点访谈》记者到村里调查时,还发现“包括庙后安村、霹雳店村在内的大部分古村落依然完整”,到了岁末,就剩下一堆砖头瓦砾掩埋在积雪下,几位老人固执地守在村里,成了最后的村民。

村里人不知道房子是什么时候被拆除的,只记得第一次回村时,发现房子被人拆了个大洞,第二次回来时,房子全部没有了。坚守的老人也不知道能守多久,他们在断壁残垣中已经没水没电地待了一年。

或许,古村庄七零八落的肌体最终还是会长出来高端大气的综合保税区,毕竟在某些人的天平上,与上千亿元的工业总产值相比,上千年的历史实在算不得什么。只是不知,人们如果有一天想回忆祖辈生活过的时光,这上千亿元的产值又能换回点什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