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如何成了,揭秘中国古代乱世吃人惨事

读纪晓岚的笔记体文字《菜人》,突然想到了一句古语:宁为太平犬,莫为乱世人。
崇祯末年,河南和山东出现了蝗灾与旱灾。草根树皮吃干净了之后,就出现了人吃人的现象。当时有妇女、儿童被绑起来拉到市场上卖,称之为菜人。屠户买去之后,就像牛羊一般宰杀了卖肉赚钱。
一个姓周的年轻人,到河北献县一带的饭店里去吃饭。老板说:肉卖完了,请等一下。不久就拖着两个女人到厨房去,吩咐大师傅说:客人等久了,先取一个蹄髈来。随着一声惨呼,一个女人的胳臂就被砍了下来。姓周的人感觉不忍,于是买下了健全的女人回家做老婆。另外一个,因为流血的缘故活不成了,只好用刀结束了她的生命。究竟是不是吃了,我们不得而知。
这段血淋淋的文字,当然只是笔记里的故事。但是这段文字里所讲的故事,却未必就没有现实的影子。漫长的历史长河中,真实的吃人历史并非荒诞的说辞。学者摩罗曾经写过一本书,叫作《因幸福而哭泣》,其中的一些文字,就是谈吃人的。
以同类为食,在古代历史和文学作品中也屡见不鲜。类似孙二娘夫妇开人肉包子店的故事,并非都发生在大饥荒的岁月里。须知,北宋以及后来的南宋,经济状况并非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应该是魏晋年间)。而关于两脚羊的文字记载就是从那个时代开始的。
宋人庄绰在《鸡肋编》里写道:自靖康丙午岁,金狄乱华,六七年间,山东、京西、淮南等路,荆榛千里,斗米至数十千,且不可得……人肉之价,贱于犬豕,肥壮者一枚不过十五千,全躯暴以为腊。登州范温率忠义之人,绍兴癸丑岁泛海到钱塘,有持至行在犹食者。老瘦男子谓之饶把火,妇人少艾者名之下羹羊,小儿呼为和骨烂:又通目为两脚羊。这段文字,把人肉的具体价格和不同年龄的诨称都写了出来。关于两脚羊这个称谓,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也提到过:古今乱兵食人肉,谓之想肉,或谓之两脚羊。此乃盗贼之无人性者,不足诛矣。可见,吃人不是非常罕见的事情。
据说,唐代农民起义的头目黄巢也是吃人的行家。《旧唐书》记载,僖宗中和三年,黄巢与秦宗权联军攻打陈州。起义军围困陈州长达三百多天。这期间,关东土地无人耕种,人们饿得都站不起来。黄巢的军队就把捉来的俘虏当作粮食,一天之中被杀害的人以千百计。史书中提到:贼有舂磨砦,为巨碓数百,生纳人于臼碎之,合骨而食。舂磨砦是起义军的军粮供给站。他们把活人扔到石磨之中,手段之残忍,令人发指!
生于恐怖的时代,或者说生于乱世,无论平民还是帝王都是一种不幸。似乎谁都无法回避被同类吃掉的可能。在大饥馑之下,人的尊严、人的价值观念统统一文不值。在这样的时代里,不幸沦为弱势群体的那些人,可能就是现实中同类的食物。而且,有史书记载,被害者被杀了吃的时候,连吭都不吭一声。其麻木,竟然可以达到这种地步。

读纪晓岚的笔记体文字《菜人》,突然想到了一句古语:“宁为太平犬,莫为乱世人。”  崇祯末年,河南和山东出现了蝗灾与旱灾。草根树皮吃干净了之后,就出现了人吃人的现象。当时有妇女、儿童被绑起来拉到市场上卖,称之为“菜人”。屠户买去之后,就像牛羊一般宰杀了卖肉赚钱。  一个姓周的年轻人,到河北献县一带的饭店里去吃饭。老板说:肉卖完了,请等一下。不久就拖着两个女人到厨房去,吩咐大师傅说:“客人等久了,先取一个蹄髈来。”随着一声惨呼,一个女人的胳臂就被砍了下来。姓周的人感觉不忍,于是买下了健全的女人回家做老婆。另外一个,因为流血的缘故活不成了,只好用刀结束了她的生命。究竟是不是吃了,我们不得而知。  这段血淋淋的文字,当然只是笔记里的故事。但是这段文字里所讲的故事,却未必就没有现实的影子。漫长的历史长河中,真实的吃人历史并非荒诞的说辞。学者摩罗曾经写过一本

本文出处笑傲酱油网(www.lishiqw.com)

书,叫作《因幸福而哭泣》,其中的一些文字,就是谈吃人的。  以同类为食,在古代历史和文学作品中也屡见不鲜。类似孙二娘夫妇开人肉包子店的故事,并非都发生在大饥荒的岁月里。须知,北宋以及后来的南宋,经济状况并非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应该是魏晋年间)。而关于“两脚羊”的文字记载就是从那个时代开始的。  宋人庄绰在《鸡肋编》里写道:“自靖康丙午岁(公元1126年),金狄乱华,六七年间,山东、京西、淮南等路,荆榛千里,斗米至数十千,且不可得……人肉之价,贱于犬豕,肥壮者一枚不过十五千,全躯暴以为腊。登州范温率忠义之人,绍兴癸丑岁泛海到钱塘,有持至行在犹食者。老瘦男子谓之饶把火,妇人少艾者名之下羹羊,小儿呼为和骨烂:又通目为两脚羊。”这段文字,把人肉的具体价格和不同年龄的诨称都写了出来。关于“两脚羊”这个称谓,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也提到过:“古今乱兵食人肉,谓之想肉,或谓之两脚羊。此乃盗贼之无人性者,不足诛矣。”可见,吃人不是非常罕见的事情。
  据说,唐代农民起义的头目黄巢也是吃人的行家。《旧唐书》(卷150下)记载,僖宗中和三年,黄巢与秦宗权联军攻打陈州。起义军围困陈州长达三百多天。这期间,关东土地无人耕种,人们饿得都站不起来。黄巢的军队就把捉来的俘虏当作粮食,一天之中被杀害的人以千百计。史书中提到:“贼有舂磨砦,为巨碓数百,生纳人于臼碎之,合骨而食”。“舂磨砦”是起义军的军粮供给站。他们把活人扔到石磨之中,手段之残忍,令人发指!  生于恐怖的时代,或者说生于乱世,无论平民还是帝王都是一种不幸。似乎谁都无法回避被同类吃掉的可能。在大饥馑之下,人的尊严、人的价值观念统统一文不值。在这样的时代里,不幸沦为弱势群体的那些人,可能就是现实中同类的食物。而且,有史书记载,被害者被杀了吃的时候,连吭都不吭一声。其麻木,竟然可以达到这种地步。  

读纪晓岚的笔记体文字《菜人》,突然想到了一句古语:“宁为太平犬,莫为乱世人。”

崇祯末年,河南和山东出现了蝗灾与旱灾。草根树皮吃干净了之后,就出现了人吃人的现象。当时有妇女、儿童被绑起来拉到市场上卖,称之为“菜人”。屠户买去之后,就像牛羊一般宰杀了卖肉赚钱。

一个姓周的年轻人,到河北献县一带的饭店里去吃饭。老板说:肉卖完了,请等一下。不久就拖着两个女人到厨房去,吩咐大师傅说:“客人等久了,先取一个蹄髈来。”随着一声惨呼,一个女人的胳臂就被砍了下来。姓周的人感觉不忍,于是买下了健全的女人回家做老婆。另外一个,因为流血的缘故活不成了,只好用刀结束了她的生命。究竟是不是吃了,我们不得而知。

这段血淋淋的文字,当然只是笔记里的故事。但是这段文字里所讲的故事,却未必就没有现实的影子。漫长的历史长河中,真实的吃人历史并非荒诞的说辞。学者摩罗曾经写过一本书,叫作《因幸福而哭泣》,其中的一些文字,就是谈吃人的。

以同类为食,在古代历史和文学作品中也屡见不鲜。类似孙二娘夫妇开人肉包子店的故事,并非都发生在大饥荒的岁月里。须知,北宋以及后来的南宋,经济状况并非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应该是魏晋年间)。而关于“两脚羊”的文字记载就是从那个时代开始的。

宋人庄绰在《鸡肋编》里写道:“自靖康丙午岁,金狄乱华,六七年间,山东、京西、淮南等路,荆榛千里,斗米至数十千,且不可得……人肉之价,贱于犬豕,肥壮者一枚不过十五千,全躯暴以为腊。登州范温率忠义之人,绍兴癸丑岁泛海到钱塘,有持至行在犹食者。老瘦男子谓之饶把火,妇人少艾者名之下羹羊,小儿呼为和骨烂:又通目为两脚羊。”这段文字,把人肉的具体价格和不同年龄的诨称都写了出来。关于“两脚羊”这个称谓,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也提到过:“古今乱兵食人肉,谓之想肉,或谓之两脚羊。此乃盗贼之无人性者,不足诛矣。”可见,吃人不是非常罕见的事情。

据说,唐代农民起义的头目黄巢也是吃人的行家。《旧唐书》记载,僖宗中和三年,黄巢与秦宗权联军攻打陈州。起义军围困陈州长达三百多天。这期间,关东土地无人耕种,人们饿得都站不起来。黄巢的军队就把捉来的俘虏当作粮食,一天之中被杀害的人以千百计。史书中提到:“贼有舂磨砦,为巨碓数百,生纳人于臼碎之,合骨而食”。“舂磨砦”是起义军的军粮供给站。他们把活人扔到石磨之中,手段之残忍,令人发指!

生于恐怖的时代,或者说生于乱世,无论平民还是帝王都是一种不幸。似乎谁都无法回避被同类吃掉的可能。在大饥馑之下,人的尊严、人的价值观念统统一文不值。在这样的时代里,不幸沦为弱势群体的那些人,可能就是现实中同类的食物。而且,有史书记载,被害者被杀了吃的时候,连吭都不吭一声。其麻木,竟然可以达到这种地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