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发行人壹接手西方非凡,亚瑟米勒的小说

图片 14

阿瑟·米勒是美国著名剧作家,与尤金·奥尼尔、田纳西·威廉斯并称20世纪美国戏剧三大家,代表作有《推销员之死》、《萨勒姆的女巫》等,曾获得普利策戏剧奖等荣誉。米勒出生于美国纽约一个犹太富商家庭,毕业于密歇根大学,他的第二任妻子就是赫赫有名的玛丽莲·梦露。2005年,阿瑟·米勒因心力衰竭去世,享年89岁。人物经历图片 1阿瑟·米勒
1915年,米勒出生在纽约市一位时装商人家庭。米勒是犹太人。他成长的年代正值美国萧条时期,这对他后来的戏剧创作有着重大而深远的影响。由于交不起学费,米勒中学毕业后便参加了工作。他利用空余时间阅读了大量书籍,对文学产生了浓厚兴趣。
1934年,在攒够了大学一年的学费后,他考入密歇根大学,靠奖学金及做《密歇根日报》晚班编辑的工资上完大学。大学期间他写过几个剧本,并两次获戏剧创作奖。
1941年到1944年,米勒当过卡车司机、侍者和工人,但戏剧创作从未停止过,不过创作的几个剧本都不大成功,后来被他称作“抽屉里的剧本”。他写过两部小说《情况正常》和《焦点》。
1944年,他的剧作《鸿运高照的人》在纽约上演,却并不成功。他决定再写一个剧本,如果仍然不成功就搁笔。1947年,他发表新作《都是我的儿子》取得成功,获纽约戏剧评沦家奖。
1949年,米勒创作的《推销员之死》取得成功,在纽约连续上演742场,使他得到又一个纽约戏剧评论家奖,还为他争得第一个普利策奖。
1950年,他改编易卜生的《人民公敌》,得到好评。1953年,他的《炼狱》轰动百老汇,获东尼奖。
1953年,冷战达到高潮,米勒创作了《萨勒姆的女巫》(The
Crucible)。创作这部戏是为了回应麦卡锡参议员对所谓共产党同情者的镇压。
1955年,他发表自传体性质的独幕剧《两个星期一的回忆》,以及反映意大利籍工人在美国不幸遭遇的《桥头眺望》。米勒同好莱坞女演员玛丽莲·梦露有过一段不长的婚姻,并为她创作了电影剧本《不合时宜的人》。
1956年,密执安大学授予米勒荣誉文学博士学位,表彰它这位老校友的突出成就。1958年,美国文学艺术研究院授予他金质戏剧奖章。
1965年,米勒被选为国际笔会主席。1983年,米勒到中国执导《推销员之死》,由于中国的演出成功,为此他写了一本回忆录《推销员在北京》。同年他获得肯尼迪之心荣誉奖。
1995年,米勒荣获威廉·英格戏剧节奖,同年美国和英国戏剧界为他八十寿辰举行庆祝活动。1996年,获爱德华·阿尔比新领域戏剧家奖,1999年,百老汇重演《推销员之死》以纪念该剧在纽约上演50周年。
阿瑟·米勒于2005年2月10日晚间在美国因心脏衰竭去世。享年89岁。阿瑟米勒的作品图片 2阿瑟·米勒
戏剧:《福星高照的人》《都是我的儿子》《推销员之死》《萨勒姆的女巫》《堕落之后》《维希事件》《美国大钟》等。
诗体戏剧:《桥头眺望》《格格不入》
纪实文学:《在俄国》《在美国》《中国奇遇》
小说:《焦点》《时移世变》阿瑟·米勒经典名言
没人能理解我,即使有,不是奇迹就是误解。
当一个时代的基本幻觉疲惫的时候,可以说这个时代也就结束了。
我一向是坚持不虚度一生的,可是一回来我就懂了,我所做的一切都是虚度一生。
信仰如果带来了鲜血,就不要再坚信那种信仰。
比夫,和女孩子谈话你得留神,和女孩子讲话,别许愿,千万别许愿,为什么?我告诉你,因为女孩子,你跟她说什么她都信。阿瑟米勒的妻子儿女图片 3阿瑟·米勒与梦露
第一任妻子是阿瑟·米勒的大学同学玛丽,二人不久离婚。
第二任妻子:玛丽莲·梦露,1956年07月01日,阿瑟·米勒与玛丽莲·梦露结婚。但是这婚姻并不理想。最终在5年后以失败告终。
第三任妻子:英格·莫拉斯,两人于1962年结婚,同年梦露自杀。
女儿:丽贝卡·米勒,与第三任妻子所生,嫁给了演员丹尼尔·戴·刘易斯。
阿瑟·米勒和第三任妻子英格·莫拉斯还生有一个儿子,不过由于他是先天性痴呆患者,米勒为了自己的名气不受影响,竟对外界刻意隐瞒了40年之久。阿瑟·米勒去世两年后才被美国媒体曝出。人物评价
罗伯特·福斯:“阿瑟·米勒表现出非同寻常的艺术。”
比格斯比:“米勒一生都在上演跟社会的争论,他的人物接受社会的价值观念并把它们跟自己个人的需要联系在一起,他的戏剧里充满了因生活不能满足他们实现个人价值而对生活感到困惑的人。但在他的剧院里,投降是不可能的。”

南非女导演艾尔·法伯执导,伦敦老维克剧院制作的《萨勒姆的女巫》登陆2019首都剧场精品剧目邀请展“特别影像单元”,与中国观众首次见面。这位导演曾将《朱丽小姐》移植到南非社会语境里,还曾从南非公交车强奸事件取材创作,显示了她对现实关照之切。而这版对阿瑟·米勒原作几乎不改一字的《萨勒姆的女巫》,看似有些“过于”忠实原作,然而三个多小时的真实观感告诉我们,这个故事背景距今数百年的严肃的经典社会道德剧,通过演出,原来可以如此贴近、触动当代人。

阿瑟·米勒的《推销员之死》创作于1949年,荣获普利策奖和纽约剧评界奖,是米勒戏剧创作的巅峰。《推销员之死》的主角威利·洛曼是一位逐渐在现实生活中失去事业能力、自尊心和希望的推销员。最后,他为了使家庭获得一笔人寿保险费,在深夜驾车外出,车毁身亡。这部作品一直被视为是一场对在资本主义下的“美国梦”相当严苛的批评。

图片 4

作者 杨庆华

南非女导演艾尔·法伯执导,伦敦老维克剧院制作的《萨勒姆的女巫》

图片 5

《萨勒姆的女巫》以17世纪发生在美国小镇萨勒姆的“行巫案”为原型,彼时清教徒刚刚到达北美大陆,他们看到的所有异常现象都容易被归为邪恶势力作祟,然而这却被谋求私欲者利用,相互指控行巫的背后,是财富、地产等个人利益的争夺。这起案件最终造成数百人蒙冤入狱,数十人被绞死。阿瑟·米勒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创作此剧,批判反思的矛头直指当时美国的麦卡锡主义。

排练打牌这一场戏(图选自《阿瑟·米勒手记:“推销员”在北京》)

图片 6

图片 7

阿瑟·米勒以纯熟的戏剧艺术呈现社会问题,被称为“美国戏剧的良心”,他以戏剧的方式讲述普通人的悲剧,揭露悲剧背后的人性与社会原因。他笔下那些为保全自己而指控无辜者、意图越级而不择手段的角色,从未离我们远去,并依然成为今日各种悲剧的始作俑者。

1983年,英若诚与朱旭演《推销员之死》(图选自《水流云在:英若诚自传》)谁也不挨谁的台词多么巧妙啊!

重排《萨勒姆的女巫》,关键是如何呈现剧中角色在人性面前的选择,如何表现女孩们佯装的癫狂。除了演员过硬的肢体表现力,原作文字转化成激活观众想象力的剧场元素,成就了老维克剧院这版“萨勒姆”获得好评的关键。

《推销员之死》的结构使用了“意识流”的手法,剧中人物之间不再有墙做间隔,尤其是主要人物威利·洛曼,他可以“穿墙而行”。于是我们会看到,威利不断地在客厅、前舞台以及在虚幻的过去中,还有在想像中与哥哥本对话。

图片 8

当时,北京人民艺术剧院的演员们还不习惯这样超现实主义的风格。饰演查利的演员朱旭回忆:“阿瑟·米勒最先排出来的是打牌那场戏。威利面对着自己看不起,但又比自己得志的查利,他‘走神儿’了,想起他的哥哥本。这时本的形象在舞台上出现了。威利和他脑子里的本交谈着。查利不懂这是怎么回事,他在说什么呢?东一句,西一句的?在排演中我总是搞不好。我对阿瑟·米勒说:‘在读剧本的时候,我用手指捂住本的台词,单看威利和查利两个人的对话,非常有趣。可是在排演中,不知是什么原因,总是不满足。’阿瑟·米勒说:‘好,我们不让本上场,只由你们两个人对话。’当我听到威利没头没脑地说一句:‘她早去世了’,我才感到惊讶:‘谁?!’演威利的英若诚也被我吓一跳:‘什么谁?!’对了,原来毛病出在我还没有能从我的视觉、听觉中完全排除本的存在。然而查利对本是一点儿感觉都没有的。事后,大家和导演说笑话:‘我们好不容易按照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要求在舞台上做到了真听、真看,没想到你的《推销员之死》却要求演员在舞台上真不听、真不看。’经过这一排,我找到查利当时的感觉了。那些谁也不挨谁的台词写得多么巧妙啊!妙就妙在它一刻也没有离开他的角色。”打动观众的不是眼泪

全程压抑的昏暗色调,满地的灰烬,让人联想起《萨勒姆的女巫》英文名称The
Crucible的原意“熔炉”。演员的表演以肢体、情感的起伏,为观众演绎出角色性格的复杂,无论是有缺陷的好人男主普洛克托,负责调查案件的懦弱却良心未泯的牧师赫尔,还是通过卑鄙手段试图从女仆成为女主人的、可悲又可恨的反派阿比盖尔。

在排练过程中,阿瑟·米勒对剧中人物的深刻理解给演员们留下深刻印象。在分析剧本时,阿瑟·米勒对演员们讲:“威利·洛曼尽管糊涂、荒唐,有时疯疯癫癫,但是,这部戏里所有的人物都在某种程度上喜欢威利·洛曼,甚至爱他。他死后,不但他周围的人,就连观众都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了他就空了一大块······”饰演琳达的演员朱琳回忆:“试妆时,他(指阿瑟·米勒——作者注)看到我说:‘啊,威利娶了一个漂亮的演员!’接着又对我耳语’你不要把自己化得这么漂亮,因为你演得很好,太漂亮就不是这个人了。’我立即要去改装,他又补充说:‘但第二幕你可以漂亮,第二幕是你们全家欢乐的顶点,氢气球又飘起来了,家庭充满阳光,要转运了,一切希望就要实现了,要快乐到一个相当的高点,这时你要漂亮一点。’”

阿瑟·米勒笔下的角色,从未着眼于刻板的恶与单一的善,这些角色性格中的矛盾,往往透露出人物行为背后的社会原因。主演理查德·阿米蒂奇接近、丰满普洛克托这个角色的方式和心得,可谓朴实而值得学习。他采用了中国演员也经常提到的“体验生活”的方式,去故事发生地马萨诸塞州的农场干农活,给奶牛铲屎。在这种充满奶牛气味的空气里问自己,如果自己在普洛克托的处境里会怎么做。

演员顾威在《推销员之死》中饰演威利·洛曼的B角。他回忆说:“排戏的时候,朱琳演着演着就哭了。阿瑟·米勒提示朱琳:‘你在舞台上不要流眼泪,表演上要控制。’阿瑟·米勒的这句话给我留下深刻印象。后来我做导演,也强调演员不要在舞台上哭,一哭演员的注意力就会分散。流眼泪是一种情绪的宣泄,打动观众的不是眼泪,而是角色的内心状态。”谁会留下来看这场戏?

理查德·阿米蒂奇谈扮演普洛克托的方式和心得

《推销员之死》有一个副标题:《两幕私下的谈话及一首安魂曲》。戏的尾声就是“安魂”:威利·洛曼已经死了,他的妻子琳达、儿子比夫和哈皮、邻居查利参加他的葬礼:

身体强健的农民普洛克托因为妻子生病,被压抑的性欲促使他与女仆阿比盖尔发生关系,由此在“行巫案”中让阿比盖尔抓住把柄,阿比盖尔的真情被辜负,陷害普洛克托的妻子来报复。阿米蒂奇认为,为这个角色找到一个肢体语言,就找到一个让角色走进观众内心的方法。当羞愧悔恨、希望此事尽快平息的普洛克托再次与阿比盖尔独处一室,面对年轻、情感澎湃的阿比盖尔,他化用动物的肢体形态来表现男主抑制心性的纠结,他像熊,像扑食的猫科动物,他犯过的错误一直在场,一直在挣扎着抵抗诱惑。最后他放弃认罪和指控他人来换取活命,走上绞刑架。

琳达穿着暗色的丧服,手里拿着一小束玫瑰花,她走向查利,挽住他的胳膊。全体朝观众走来,穿过了厨房的墙。在舞台口边缘,琳达放下花束,跪下坐在自己脚跟上。大家低头望着坟墓。

图片 9

琳达:原谅我吧,亲爱的。我哭不出来。我不知道为什么,可我哭不出来。我不明白,你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帮助我吧,威利,我哭不出来。我总觉得你又去跑码头了,我总在等你回来。威利,亲爱的,我哭不出来。你为什么要这样呢?我想找原因,我找啊,找啊,可我还是不明白,威利。我今天付清了房子最后一期款项,今天付清的,亲爱的,可是家里没有人了。都还请了,咱们自由了。(哭得痛快了,也觉得解脱)自由了。自由了——自由了——

普洛克托与妻子

对于戏的这个尾声,剧院领导提出意见:“这场戏在美国行,但在中国不行。故事结束了,威利·洛曼死了,就他几个家人、朋友、邻居在那儿谈论这位已死的人。谁要听这些?谁会留下来看这场戏?”英若诚解释说:“这场戏很有震撼力。大家都经受了情感上的冲击。我相信观众会耐心去听。”剧院领导又提出新的理由:“戏太长,几点结束?怎么着也得十点左右吧?我们需要考虑观众怎么回家,公交末班车过去就麻烦了……”英若诚依然坚持保留戏的尾声,但他也担心戏太长的问题。当时北京几乎没有私家车,如果几百人赶不上公交末班车就麻烦了。

忠实于原作,并非是主题与情感的图解或者强化,而是让原作的真谛更清晰更有力。阿瑟·米勒的作品关注社会问题、道德主题,获得中国戏剧行业的共鸣,又曾经亲自来华执导《推销员之死》,可算是中国剧场的“老朋友”。这版《萨勒姆的女巫》不难让我们联想起中国舞台上演过的阿瑟·米勒剧作,以及由此引发的难言的困惑。

还有一件事让英若诚担心,就是怕观众弄不懂“人寿保险”是怎么回事,因而也就不明白威利怎么能用自杀的办法把这笔钱留给家人。排演《推销员之死》的时候,“人寿保险”这个名词对中国人来说还十分陌生。英若诚想出一个办法:在演出节目单上专门解释“人寿保险”这个名词。所有的努力都没有白费

中国的一些导演一旦接手西方经典,尤其是那些对社会问题呈现丰富的作品,一方面如获至宝,因为跟我们实在太像;同时又特别容易暴露短板,往往是人性还没挖掘明白就急于升华情感,洒了一场狗血,也丢了原作的血肉。于是在国话版的《萨勒姆的女巫》中,我们看到了演员的嘶吼,却无法感受到角色的疯癫,看到了男主大义凛然赴死的背影,却根本体会不到他做出抉择的过程中有多么复杂的情感。

1983年5月7日,《推销员之死》首演。英若诚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据英若诚回忆:“首演那晚,阿瑟·米勒也很紧张,在自己的位子上坐不住,满剧场溜达。从各个角度听,感觉观众的反应,判断他们是否在该笑的地方笑,该静场的地方静场。大幕闭上后,观众席一片寂静,那对我们来说是漫长的一刻。可突然间,不知是谁领的头,雪崩一样,掌声雷动,经久不息。还有人在喝彩。我松了一口气,同时又很激动。所有的努力都没有白费。观众席中没人去关心末班公共汽车,没有人从散场门往外跑,相反,观众们都涌向舞台,喊着好。这次成功是巨大的成功。那掌声是我作为演员从未体验过的,就像是潮水。阿瑟被请上舞台。演出结束后,没人顾得上去卸妆,我们聚在一起喝着烈酒。即使通常只喝茶的演员,那晚也喝上一口。”

图片 10

在《推销员之死》的排练和演出过程中,阿瑟·米勒和北京人民艺术剧院的演员们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正如演员朱琳所说:“没有他的帮助,就不可能有今天比较准确的琳达的形象。同样,没有他的导演,就没有今天的《推销员之死》。他走了,却为我们留下了很多动人的事迹。我和大家怎能不时时怀念他呢!”演员顾威在家中接受笔者访谈时说:“美国导演给北京人民艺术剧院留下了一个实实在在的戏,培养出了一批演员。排《推销员之死》时,英若诚对我说:‘如果把这个戏拿下了,今后一切舞台人物都没挡儿了。’英若诚说的没错,威利·洛曼的确是我表演生涯中挑战最大的人物,也是我收获最大的人物。对我表演的锻炼是空前的,也可以说是绝后的。”(本文的主要参考资料有《<推销员之死>的舞台艺术》《水流云在:英若诚自传》《阿瑟·米勒手记:“推销员”在北京》)

如果批评排演者不深挖经典原作,那绝对是空穴来风,在那些长篇的导演阐述中,我们分明读出了真情与深思。然而放到舞台上,往往又是另一副模样。观众需要富有想象力的舞台方法来理解角色的处境,而不是在那些演前导读的形容词处着力,然后用舞台上道具的型号、重量,以及演员的音量为其划重点。

图片 11

近年来华演出获得好口碑的国外院团,大多凭借的都是经典剧作戏码,从德国邵宾纳剧院带来的莎士比亚、易卜生,到立陶宛OKT剧团呈现的契诃夫,中国观众看到不少以“颠覆”的形式道出经典真谛的舞台版本。

《<推销员之死>的舞台艺术》刘章春 主编中国戏剧出版社

图片 12

本书不但收录了阿瑟·米勒作为剧作创作者的心声,还有他作为导演在北京的经历,以及几位主演的感悟,以图文并茂的形式对北京人艺经典剧目《推销员之死》的舞台艺术作了全方位、多角度的呈现,具有一定的史料与学术价值。

经典反复搬演,每一版本的调整与改变,都回应了时代审美、欣赏习惯的更迭。无论是剧场创作还是影视剧创作,刻板单一越来越不能被接受,观众喜欢颠覆,无论是形式上的颠覆,还是观念上的挑战。其实,颠覆与否没有对错,但不要“和稀泥”,更拒绝强行拔高。《都挺好》播出不久,拒绝大团圆升华结局的声音就已经喊响。因为今天日常生活的众生相,早已在每个人的脑海里存储了丰富的素材,创作者一旦试图标榜、教化或者图解,都极易招致反感。

图片 13

文|今叶

《水流云在:英若诚自传》英若诚、康开丽 著;张放 译中信出版社

在这本英若诚晚年的自传中,他回忆了三年的监狱生活,困苦中夹杂着风趣,艰难中保持着乐观;接着开始叙说他的家族史及早年教育;最后介绍了他在戏剧、电影方面的职业生涯和在文化外交上的作为。

图片 14

《阿瑟·米勒手记:“推销员”在北京》阿瑟·米勒 著;汪小英 译新星出版社

本书是以米勒1983年的排练日记为基础写成的。在“缘起”中米勒写道:“1983年春,我每天早上九点到中午、晚上七点到十点导演这出戏,下午则写日记……在那两个月里,我兴奋地、努力地工作,以独特的角度观察着中国。”

对演出的担心没有发生)来源 北京晚报流程编辑 TF00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